网络消费网 >  科技 > > 正文
当前聚焦:赛博难民打响反AI第一枪
时间:2023-03-29 22:05:44

作者:宋子豪,编辑:刘杨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

在AI大行其道的今天,网易旗下的轻博客平台LOFTER上,却有一批用户正在旗帜鲜明地抵制AI生成技术,他们有自己的标志和口号,也有自己的行动方针和明确诉求。


(资料图片)

这一切都源于LOFTER在3月初上线的一款头像生成器。通过这个功能,用户可以使用关键词来生成AI头像。

该功能上线后,立刻被平台用户声讨。上线当晚,LOFTER就紧急发布了《关于“老福鸽画画机”功能的说明》,提到“该功能训练集来自于开源,没有使用LOFTER用户的作品数据,并明确注明不得用于商业用途”。

随后,LOFTER官方又发表声明称,如果该功能如确有侵权,每张图片将赔偿原作者一万元。不过,声明发布后,“头像生成器”功能也被默默下架。

3月10日,眼见控制不住平台上反对AI的声音,LOFTER再发布致歉信,并推出“创作者保护计划”。

这样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,被平台内外称为LOFTER对用户的“滑跪道歉”,但这一系列举措也没能阻止部分用户的离去。

当创作者的权益受到AI技术影响时,他们该如何保护自己的作品?UGC平台在AIGC时代到来时如何顺滑转身?

这些问题目前还没有一个好的答案,但“反AI”的第一枪已经打响了。

打响“反AI”第一枪

反AI运动在LOFTER上已经不可忽视,甚至一度扩散到平台外。“LOFTER平台AI绘画功能遭用户质疑”的话题曾经登上微博热搜,阅读量一天内达到了9000万。

粉丝1.7万的博主何纶,在LOFTER的最后一篇博文里写到:“先跑路了,永远不会支持AI和使用AI,非常失望。”然后留下了自己的微博账号。

按照同人圈的习惯,LOFTER上有一定粉丝量的博主被粉丝称为“太太”。像何纶这样为了抵制AI“销号跑路”的“太太”不在少数,甚至激进一点的会删除账号所有作品,保守一点的也停止了在LOFTER更新作品。有用户表示,自己关注的“太太”一夜之间有一半都离开了LOFTER。

虽然LOFTER的官方自我介绍是网易旗下深受95后年轻人喜爱的泛兴趣社区,聚集着8000万兴趣标签,1300万创作者。实际上,LOFTER更广为人知的是国内最大的同人爱好者平台。

在同人圈,少数冷门的圈子的热度就是靠零星的几位“太太”撑起来的,甚至可以说“人在圈在,人走圈凉”。所以,在博主离开之后,不少的用户也选择转移到其他平台。

留下的用户当中,掀起了一场反AI运动,不少用户发出带有禁止AI的标志和“NO TO AI GENERATED IMAGES”反AI口号的博文,旗帜鲜明地反对LOFTER上线AI。

在平台的反AI标签下,有人宣称跟随“太太”销号跑路,并呼吁更多人转到新平台;有人要求平台下架AI;有人甚至在微博、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为LOFTER的竞品引流。

这些AI的反对者中,最激进的“移民派”直接化身互联网移民,寻找下一个平台,走之前再对LOFTER炮轰一番。“移民派”在爆发之初声音很大,但是因为很快就销号了,影响力没那么持久。

用户芙芙告诉《豹变》:“主流的诉求就是AI滚出LOFTER或者我滚出LOFTER,这两种的诉求其实是一样的,就是不希望自己所在的平台有AI的存在,要么AI走,要么我走。”

留在平台的改革派则直接发表反AI的博文表明态度,或者介绍反AI工具,呼吁用户在更多的平台发布内容,给LOFTER施压。

关注了整个事件的用户罗霞总结了“改革派”的诉求:“我看到的诉求主要是,首先要求LOFTER下架头像生成器,其次要求LOFTER对可能存在的侵权行为(如将文章和画作投喂AI)做出解释并且道歉。第三,要求LOFTER保障用户权益,正视用户诉求,对以前以及现在的侵权行为和不良风气进行整治。此外还有人借由此次事件抵制AI使用,认为AI会抢走很多人的饭碗。”

不过,《豹变》询问了多名参与抵制AI活动的用户后,并没有发现“头像生成器”爬取LOFTER用户作品的实例。

罗霞也告诉《豹变》:“虽然多人表示在LOFTER的AI生成内容中找到了自己作品的痕迹,但目前都只是猜测,据我这几天在各大平台调查所知,LOFTER目前暂时没有出现爬取作品的问题,至少在明面上没有。”

也就是说,这不是一场被侵权后的维权,而是对LOFTER上线AI的抵制,甚至是抵制AI技术本身。

从“抄人”到“超人”

对大多数人来说,AI生成文本、AI生成图像的技术问世以后,带来了很多便利和乐趣。

但对于创作者来说,在还没有享受到AI的便利之前,已经有人的权利被AI侵犯,尤其是画师,他们与AI的恩怨由来已久。

绘画爱好者毕夏表示:“作为创作者,排斥的是AI对我们作品的不尊重,它完全没有尊重我们这些人的著作权。AI绘画把那些原画作者的作品粘合在一起,通过吞下别人的作品出图,却对作者没有丝毫补偿。”

毕夏所说的“吞”和“粘合”,指的是大部分AI绘画技术需要投喂图像内容以生成新图像,早期的AI绘画技术,甚至会把原图的某些元素直接搬到生成的新图像中。

据了解,常见的技术,比如生成对抗网络(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, 简称GAN)、自动编码器(Autoencoder)、变分自动编码器(Variational Autoencoder),都需要输入图像投喂。

理论上所有投喂数据都是网络上的公开内容,但是画师在社交平台发布的作品很难保证不被粉丝搬运到其他平台,所以总有画师认为AI绘图的作品中有自己作品的影子,却无法维权。

目前,经过投喂的AI生成作品版权归属还未形成定论,生成平台对于生成的AI画作版权的归属不尽相同。

一位通过AI生成作品的AI画师对《豹变》表示:“如今大部分直接使用开源模型的平台可能做不到拥有完整版权,而国内有自研能力的平台,比如Tiamat,就规定完整版权归属于平台方和创作者本人,且可以商用。”

但这也只是平台的版权界定,在法律上,如何判定版权归属尚不明晰,加上风格上的侵权非常难以取证,同人作品本来就处于版权的灰色地带,对版权的维护能力最弱。

芙芙告诉《豹变》,LOFTER上线AI引发争论还有一个原因:在部分用户眼里,LOFTER有爬取用户文章的前科。

她表示:“LOFTER大概是2020年还是2021年就有AI写作的工具了。虽然不清楚它具体是怎么抓取用户的文章的,但是可以很确定它确实是在融梗。我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个AI生成的段子涉及具体的数字,里面的数字和我写的段子的数字一模一样,搞笑的是那个数字其实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代号,AI显然没理解,直接照搬了。”

不少认为自己作品被爬取的作者,在微博等平台自我维权,甚至在微博建立了LOFTER受害者联盟。

芙芙提到,LOFTER上线的AI写作工具,曾经把某个用户在自己的文章里写的致谢都扒下来了。

目前OpenAI的图像生成技术DALL-E输出内容时已经不需要再投喂图像,只根据文本就能生成任何图像。如果类似技术得到大范围应用,AI生成的图像将找不到原图的元素。

但是,此项技术在AI模型训练时需要使用大量数据和内容,这些数据和内容可能来自互联网,也就是说,在训练过程中可能有画师的作品被投喂。

从技术的角度,未来AI是否“抄人”的界定会越来越难,画师受到威胁也越来越大。

最近,Midjourney的绘画能力在网络引起热议,从网络上流传的Midjourney作品来看,已经超过大部分人类画师,且风格可变,难以看出爬取人类作品痕迹。

AI即将完成“抄人”到“超人”的转变,这也是画师们的恐惧来源。

核心用户被冒犯之后

在LOFTER官方博客上,排在最新的三篇分别是《LOFTER创作者保护计划》《关于LOFTER“头像生成器”引发争议的说明》《关于“老福鸽画画机”功能说明》。

尽管LOFTER保证将严厉打击任何侵权行为,并会提供各项反AI恶意爬取的手段,但声明下的1万多条评论中,大部分都是对LOFTER的冷嘲热讽,甚至直接开骂。一方面是官方敢于直接放出真实评论的坦诚,另一方面是用户反响之激烈。

LOFTER用户的激烈反应可能是对平台的爱之深责之切,有不少用户也提到,老福特是最不应该推广AI生成技术的。

用户蘑菇头表示:“LOFTER是同人创作平台,它靠同人创作起家,但却率先背叛了我们。它用情怀欺骗我们。”这代表了反AI用户的普遍心态。

如果把“UGC平台的某种亚文化爱好者用户占比”视为平台的核心用户浓度,现在的UGC平台核心用户浓度排名大约是LOFTER>B站>小红书>抖音、快手。

核心用户浓度高让LOFTER的用户粘性很强,在过去多年,面对微博、TagTree、粮仓、爱发电等对手,LOFTER仍保持绝对统治地位。

但这也给平台带来许多隐形的禁忌,平台政策一旦触及到核心用户的利益,引起的反噬也最为强烈,类似B站当年扩圈,也激起不少“B站”要完的声音。

而对于引入AI技术这件事,抖音、快手早早就有AI生成音频的电影剪辑手,成就了“电子榨菜”,也给平台带来不少流量。小红书上有认证的AI画师,B站上不管是AI生成视频的教程,还是AI绘画的二次元人物,没有引起轰动,也没有太大的反对声音。

对于平台来说,入局AIGC技术,等于给下一个时代投资。行业内普遍认为PGC与UGC模式始终受到规模、质量和成本的制约。而AIGC则具有生成内容规模大、质量高、单位成本低的优势,将会成为下个时代主要内容生成模式。

只是引入AI技术的操作如果不顺滑,必将引起核心用户的强烈反抗。

LOFTER此前曾推出过CP生成器,从用户最喜爱的嗑CP入手,只要输入名字就能生成CP文。此举也被部分同人作者吐槽过内容似曾相识。后来LOFTER从小红书等平台引入了AI画师,也引起一波讨论和抵制。

有不少用户提到,此次反AI运动的爆发可能是以往对平台运营的不满积攒导致的。但对平台来说,一场核心用户的逃跑计划难以产生太大影响。

芙芙告诉《豹变》:“LOFTER以前也出现过影响恶劣的事件,但是不妨碍它的用户还是在增长的,究其原因是LOFTER的竞品太少了,除非是从上而下地被封杀,否则很难被用户自发地淘汰掉。”

从迁移到其他平台的用户反响来看,LOFTER的竞品平台们沉淀不够,体验并不好。

“移民派”苏苏告诉《豹变》:“我现在用TagTree和Inner,TagTree审核比较麻烦,Inner用户太少了。也有朋友在用飞鸽,但据说飞鸽分区比较混乱。这些平台可能还需要一些成长时间。”

实际上,许多UGC平台都经历了通过核心用户建立影响力,然后“破圈”吸引新流量的发展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核心用户占比被稀释时有发生,只要能换回数量可观的新用户,UGC平台“冒犯”核心用户的操作就不会停止。

苏苏表示:“我知道AI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,但不可否认,正是因为创作者们的抵制,老福特才意识到自己的傲慢,不论它是否真心要改,是一个好的开端。”

“如何处理和AI的关系”这个被无数科幻片讨论过的议题,好像已经来到了需要认真思考的时间点。一场亚文化圈子的抵制AI运动,或许是这种思考的开始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为化名)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豹变(ID:baobiannews),作者:宋子豪,编辑:刘杨

关键词:

版权声明:
    凡注明来网络消费网的作品,版权均属网络消费网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网络消费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    除来源署名为网络消费网稿件外,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热文

网站首页 |网站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投稿信箱
 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www.sosol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 

中国网络消费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 

联系邮箱:920 891 263@qq.com

备案号:京ICP备2022016840号-15

营业执照公示信息

sitemap网站地图
友情链接:凯发娱乐客户  ag豪洒百万美金  jsckpot百万美金ag  利来国际最老牌网站  d88尊龙真人盘口  凯发注册app在线  ag豪洒百万美金  kb88凯时官网  利来国际旗舰  jsckpot百万美金ag